半夜起來上廁所,看了一下時間,半夜兩點了,我坐在馬桶上放空,尋常的打了一個冷顫,身體像水草一樣往上抖了一下,已經很習慣睡眠中斷,半夜總要起來上一次廁所,即使睡前已尿過,半夜兩點的這一次總還是要的,想起以前,懶得起身走去廁所,忍著尿意也能一覺到天亮,現在真的是不行了。有個朋友去年曾有感而發說過:「冬天真的懶得起來,想著趕快再睡就好,但真的是『睡不下去』,還是得去上廁所。」

 

沒錯,好貼切的說法,真的「睡不下去」,現在半夜膀胱的生理時鐘一到,我便像喪屍一樣佝僂著背,低著頭,披頭散髮從房間搖搖晃晃的滑進廁所,屁股重重的往馬桶一坐「咚!」那一瞬間,像是一股腦的將僅剩的力氣發洩到馬桶蓋上,也許是解放完帶來的幸福感,又或是夜深人靜我獨醒的自由,腦中忽閃過「嗯?好像很久沒有感覺空虛了呢」的感觸。

 

年經時常感到空虛,現在早已忘了空虛

思緒從馬桶上飄回剛出社會時,那時愛情是生活的全部,工作不甚積極,得過且過,注重外表,日子過得虛榮,一週五天喝三次星巴克,以為愛自己就是去峇里島做SPA,出差時在機場買個老早就看好的名牌包。下班一個人回到租屋處時,在巷口買個乾麵加貢丸湯,拎上樓在小小的房間裡對著電視吃飯,食不知味,前途茫茫,內心不平靜,但鮮少有一人獨處的時刻,週末喝酒玩樂,盡情揮霍著三十歲前倒數的二字頭青春,等明早酒醒了,空虛感如影隨形。

 

曾幾何時?「空虛」已不在我的詞彙裡,結婚之後,家庭孩子佔據了生活的全部,工作是為了錢,有錢才能支付開銷維持生活,孩子是人生最大的責任,「付出」成了生命的核心,勞心勞力,日子循環。


我用有形的與無形的把這個家全部填滿,採買日用所需、一張訂製餐桌、活潑健康的女兒、疼到骨子裡的狗兒子。我為這個家注入擁抱、注入和諧的家庭氣氛,小心維持得來不易的平凡,知道為誰而給,為何而做,所以不空虛。
 

不是空虛,是耗損
空虛,是使勁用一些不對的東西企圖填滿生活,以為人生就此圓滿,例如:不對的愛情、不對的工作、不對的努力方向,當那些不對的東西勉強注入後,還是感覺不圓滿,才會空虛。

 

耗損,是不管自己有沒有這項東西,全部都得給予,我沒有母愛,我還是得給出母愛;我常常不耐煩;我還是得有耐性;我堅持自我,但我早已不像自己;我給到自己都破碎了,還給不完,還被予取予求,像隻燕子,吐到口水都有血絲了,窩還沒有蓋好。
 

不空虛卻耗損,這種極其矛盾的感受,就是為人母最深刻的心情。就像那本書的書名:「不要做自己了,你做個人吧」,曾經,我連活得像個人樣,都是奢望。生活、孩子、婚姻全面失控,即便如此,我就是隻每天吐血的燕子,不斷築巢,完工之日,遙遙無期,最終會吐血而亡吧!

不,我還活著,面對家庭,我不斷耗損,滿血復活;再耗損,再復活;原本的個性變得坑坑巴巴,早已不是我,那又如何!婚後才發現,原本的我也不怎麼好,自我沒有必要堅持。

 

生活就是一堆狗屎,找樂子就對了

我在馬桶上待了太久,狗兒子從房間溜出來找我,牠在廁所門外探頭,一顆小小圓圓的溼鼻子把門擠出一條縫,我推開門摸摸牠的頭:「好乖哦,媽媽等下就回去睡覺了。」

看到我的狗,我懂了,空虛也好耗損也罷,真的不要想太遠,我只是很積極去找能讓自己開心的樂子,十年前的愛犬小羊貝貝離世,到現在我想到牠仍會鼻酸落淚,這兩年養了可可,不意外的話,將來我又會再次面臨愛犬離世的痛苦,但現在我每天看到可可就開心;牠拆家撒野我也開心;牠挑食傲慢不理我,我也開心,牠就是我快樂的泉源之一。

 

曾在一本書上看到一段話:全世界有三十億人口,每天餓著肚子睡覺,卻有四十億人口帶著空虛感入睡。

幸運的是,我不在那四十億人裡。

 

生活就是一堆狗屎,尤其到了中年,努力正面思考都覺得勉強而有氣無力,不需要努力去修復自我,只要將心力投注在自己喜歡且擅長的事就好,很久不再感到空虛,極度耗損又想盡辦法找樂子的我,在一堆鳥事的人生中,竟有種「覺得還可以」的舒心。

* 臉書小羊貝貝 *IG小羊貝貝

arrow
arrow

    小羊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