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  做為全職主婦,若還不能堅持夢想,那我就什麼也不是啦…  | #小羊貝貝 | 20190810 

「哇…嗚…如果我連這件事也做不好,那我就什麼也不是啦…嗚嗚…」。哇的好大一聲,講出這句話的同時,我的淚在0.1秒狂噴而出,大概就像是二十年電視上很愛演的鄉土劇中,那個坐在地上,像個孩子般不斷踢腿大哭說:「這不是肯德基,這不是肯德基」,一邊向兒子告狀被媳婦苦毒的惡婆婆式哭法,非常虛假誇張。而我,真的就這麼哭了…。

 

家務、孩子我一人忙,投稿又屢屢被退,我終於大崩潰!

深夜11點,我坐在餐桌前,對著先生抱怨孩子最近愛頂嘴、意見又多,先生也不幫忙家事,家務孩子全都只有我一人在忙,我好累,而且我連寫作也寫不好,投稿不斷被退,好不容易投上了也沒有稿費。最近孩子睡覺常夜驚大叫,我整夜要不斷安撫,每當我正要坐下來時,孩子又哭了,我就這麼在餐桌和房間之間,起身、坐下、來來回回,連偷空寫作都沒辦法,便何況寫作最需要安靜專注。

先生淡淡的說:「妳白天有大把時間休息,中午就睡個午覺嘛,幹嘛不休息呢?!

我回:「我不能休息,我不想休息,一篇文章我常常寫個三天也寫不完,寫完覺得文章很爛,投出去果真又被退稿。坐在電腦前,才一下子怎麼的就下午四點! 該去接小孩了,接著一路忙到晚上十點,然後,一天就沒了…就沒了耶! 我這天什麼產出也沒有耶!
「妳到底在急什麼? 當作家、搞藝術這種事,唉呦,不寫個十年不會成功啦,你看金庸、九把刀…,你才寫多久啊?! 拜託。」

不想上班,又怕沒錢,只想寫作,又寫不好,我到底還能幹嘛?!

「嗚嗚嗚,我沒有收入呀,我都在花老本呀,可是我又不想上班,只想寫作啊,我也很討厭自己,不想上班,又怕沒錢,只想寫作,又寫不好,我到底還能幹嘛…嗚嗚嗚…」我真的很崩潰。

「那妳就不、要、寫呀,我又沒給妳壓力,寫得這麼苦,就、不、要、寫! 又沒人逼你。」先生開始不耐。

「不行,如果我連唯一想做的事都做不好,那我就什麼也不是啦…嗚…」藉由先生的嘴,我終於講出自己最害怕面對的事實,這一年來寫作的孤獨、壓抑、煎熬,此刻嘩啦嘩啦的終於釋放。

我已經沒有工作,若還不能堅持夢想,那我就什麼也不是了…我就什麼也不是了…」我終於講出來了,我一直講,不斷講,重覆講,我想講到自己敢坦然正視它。

先生走過來抱抱我,說了句:「別想太多了」,然後走去廁所刷牙,準備睡覺。他老是忘記,我最恨別人說:「加油哦! 別想太多!」這種話。

很好,做為一個很快就不耐煩的話引子,引出我的恐懼後,他的功能圓滿達成,可以退場了。而我一人在餐桌前咀嚼這個事實「我什麼也不是…」,情緒逐漸平靜了下來。我滑開手機,查了查網路銀行,算了一下,嗯,存款還可以支撐,在那之前,若真撐不了了,再找工作吧。沒什麼工作不能做的,要不要做、能不能屈就而已。

 

30多年來,自己過著不上不下的人生,唸書時,唸個差不多就好;工作時,找個差不多的就好,我沒有特別想做的事,卻有很多不喜歡做的事,例如:上班、坐辦公室。想去當業務又不耐辛苦,騎車不耐晒。這是無病申吟的幸福,我卻極度不滿的平庸人生。


過著自己無感、連自己都無法感動的人生,到底有什麼意義呢?

好不容易35歲時,終於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了:寫作。哇,這麼虛無的夢想,我一直以為自己想成為成功的女企業家,原來不是,我想把內心不敢講的話、這幾十年來假裝的乖巧、憤世嫉俗的心情…,通通寫出來,不寫就快要爆炸。幸福、痛苦不是比較出來的,是由自己定義的,發現夢想,是幸福的,走在圓夢的路上,煎熬又折磨死人,即使如此,卻非做不可的心情,才是生命最珍貴的禮物。

我已經找到了,怎能不緊緊抓好?!

臉書:小羊貝貝

文章標籤

小羊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